香港法律界数千人黑衣游行支持律政司政治检控

数千名香港法律界人士8月7日午时参加由国民党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30位法律界选委发动的黑衣静默游行,支持律政司政治检控反送中示威者,要求成立自力考察委员会,考察逃犯条例勘误所引发的几个月来的政治风波。

6月以来香港有约500名示威者被捕,几十人被控暴乱罪,可面对10年刑期。

香港法律界6月6日曾发动支持勘误逃犯条例的3千人黑衣游行。两个月后,数千名法律界人士周三冒着30度的骄阳酷暑,再次在中环终审法院外聚集,一路不喊口号、不举口号游行到律政司,要求与司长郑若骅办对话,解释被外界质疑的政治检控。

游行者中包孕陈景生、余若薇、梁家杰等多位大状师公会前主席,以及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、前主席何俊仁,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大状师等人。

法律界立法会议员国民党郭荣铿在律政司前默示,法律界不会接收政治检控,认为郑若骅有必要解释近日对示威者检控是否有政治考虑,为何年老示威者快速被控暴乱罪的同时,元朗黑社会白衣袭击者却至今不检控。郭荣铿强调,法律界会站在市民一边,任何人遭政治检控,都不会袖手旁观。

香港法律界数千人2019年8月7日黑衣游行支持律政司政治检控(海彦拍摄)

香港支联会主席、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状师向美国之音默示,律政司在48小时内就口头同意对44名7.28上环示威者以“暴乱罪”落案检控,而对名义罪证较着的持武器的7.21元朗黑社会白衣施暴者,至今却只以涉嫌“非法集结”拘捕20多人,仍未检控任何人,这是很严重的问题,令人疑惑律政司是政治检控。

他说:“那是很有问题的,由于暴乱罪是很严重的罪恶。起码它是要手持证据,而后交给律政司给定见,才可以提出检控。然而这些警察等于两天,48小时内就检控,这么严重的控罪。律政司是给它一个指示,等于你先去吧,我们如今还不光阴看证据。这个选择性的检控来产生压力,政治的压力,是十分的不对,十分不业余的。”

8月1日,有律政司检控人员在网上发出公开信,批判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处置大型公众活动案件时,主要考虑政治因素,并指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作为刑事法律专才,应该把关和作出自力判断,但遗憾地被郑若骅践踏,不做好检控把关工作。

香港民主派前驱李柱铭大状师在集会上默示,公平审问才是法治肉体,不是当局所说的有良多人犯法等于破碎摧毁法治,由于当局尽可检控所有犯法的人士。他强调,只有当局才有能力破碎摧毁法治肉体,黑衣人起诉,白衣人就放走,迟迟不起诉才是真正破碎摧毁法治肉体。香港正出现选择性起诉,令人没法接收,法律界站出来是为了维护法治肉体。

何俊仁默示,法律界及社会目前对律政司的质疑令律政司的信用面对严峻应战。

他说:“警方起码有名义的证据,看到许多白衣人拿着武器,是不理由到如今都不提出一个比较严重的控罪。这看来十分不公平。所以,律政司的声誉如今受到很大的应战。”

只管游行前,郭荣铿议员已向律政司转达对话信息,而多量状师也在律政司外冒着骄阳等待一个多小时,但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始终不露面。郭荣铿默示,警方武力不竭失控,律政司检控决定偏颇不理据,令香港加深分裂。而郑若骅拒绝与法律界人士对话,是可耻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evasco.com